全部
  • (53)

◎ 2015年诗选

◎ 2015年诗选◎ 那一晚那一晚,抱着二胡的老人失明了,只好蹲在异乡的街头,拉生活,拉辛酸。那一晚来来往往的黑影趟乱了阿炳的忧伤那一晚很冷,催人泪下的音符没有听众。——多年以后我想起那一晚的更晚,我

  • 241
  • 0
  • 1
  • 0
2016.01.28 11:31

新作十首

◎ 西岭雪山 除了拍照,还能做什么?面对如此美景,见多识广的游人竟无所适从。难道我们穿越塌方来到此地,就是为了一次集体失声?云山雾海中我们默默与满山红叶对视即使是佛光漫过金山也无法激发我们的灵感写出只言片语因为我们的聪明已被阻隔在阴阳界外乘上索道也无法抵达◎ 被拆除的往事 振耳的轰鸣声惊醒早已绝迹的鸟群梦乡和城市的早晨朴实的工人们,你们拆掉的不仅仅是家园、时空还有回忆、童年、往事,美好旧时光一栋栋大楼在只能接受 改造无助的历史在光天化日下变低、变瘦最后仅剩下钢筋、砖头谎言和垃圾衬托得现代城市无比繁荣◎ 被楚歌围困好汉不提当年勇尤其在乡音面前即使一首缠绵的小调也能杀人于无形两千年前的楚歌是一种怎样的兵器今人已无人知晓,垓下城外四面都是楚歌,他只剩下两条路一条通向地狱一条直抵天堂◎ 早晨穿城而过 早晨穿城而过我穿过恍惚到了云南、北京或重庆其实是刚刚出了城连华阳还没到公交车注定是走不远的这是它的命那些穿城而过的人为了生活每天奔波着这是他们的命◎ 流浪的客车 没有兄弟,没有姐妹一生只有陌生的旅客相伴城市和乡村只是驿站,漫漫长路挥舞着无声的鞭子,向前向前再向前的驱赶,把故乡抛向身后把世俗抛向身后春天、鲜花和爱情每次都是一闪而过只有疯狂的奔跑、流浪才是永恒的从车辆厂出发,到报废站结束需要浪费多少橡胶才能换来一生孤独◎ 梦或哲学 在梦里,我杀了人全世界的警察都在追捕我我左躲右藏,没有一处是安全的我只好躲到梦外在梦里,我中了大奖我欣喜若狂多么希望这不是梦或者永远都不要从梦里醒来梦终究是梦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醒来都是迟早的事就象幻觉、野心和虚荣◎ 端午、粽子及其他 世人爱粽子,我们爱诗歌端午的皮和馅在农历五月终于达成了默契乘着龙舟从古代顺流而下却遭遇现代人的群起围观纪念和炒作以纪念的名义粽子被国人吃了几千年有人吃粽子是为了纪念有人吃粽子是为了爱情为了伟大的爱情他们需要吃掉多少粽子◎ 屠宰场 一头头猪被抬上砧板朗诵诗歌,声嘶力竭之声立刻响彻天地我知道这是他们最真实的情感流露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无病呻吟我不知道这是他们的荣耀还是悲哀为了这次聚会,他们不辞辛苦从全国各地赶来,结果却是一场规模宏大的阴谋和杀戮 请不要奢望安乐死因为一出世就注定了,你们只有死期没有晚年所有这些你们要习以为常面对死亡屠夫们总能谈笑风声◎ 猫卧在拖鞋上取暖 时间一到,所有的朋友、同事……纷纷挥手告别,各奔东西此时,我只能孤独地坐在电脑前一抬头是挂了很久的竹绣一低头是卧在取暖器边的猫台灯无助地立在桌角手机无奈地呆在兜里城市的钢筋水泥隔绝了一切这个冬夜除了寒冷,我还有什么?◎ 市场病 每天熙熙攘攘,看似热闹其实非常冷漠为一块动物的尸体买卖双方就能争论个不休围绕一串香美的荔枝同样会展开无情地褒贬无论男女、老幼皆不能免俗,那是因为这里只谈交易,不讲感情

  • 392
  • 0
  • 2
  • 0
2012.01.16 13:55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有勇气有上进心的人是值得帮助的,基于这一点当一个名叫马嘉忆的女人在我博客上给我留言和发纸条让我帮她创作歌词时,我还是答应了。虽然做这些时,知道她急于成名(想成名没有错,只要你的做法不是做的就好),那时虽然对她一无所知,虽然我最近很忙,我还是答应并帮她写了做了。因为我一直按照“人之初,性本善”原则做事,就轻信了她的“甜言蜜语”,把她的肉麻的群发宣传广告误以为了在真诚寻

  • 315
  • 0
  • 4
  • 0
2010.01.15 11:27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有勇气有上进心的人是值得帮助的,基于这一点当一个名叫马嘉忆的女人在我博客上给我留言和发纸条让我帮她创作歌词时,我还是答应了。虽然做这些时,知道她急于成名(想成名没有错,只要你的做法不是做的就好),那时虽然对她一无所知,虽然我最近很忙,我还是答应并帮她写了做了。因为我一直按照“人之初,性本善”原则做事,就轻信了她的“甜言蜜语”,把她的肉麻的群发宣传广告误以为了在真诚寻

  • 100
  • 0
  • 1
  • 0
2010.01.15 11:23

诗八首

诗八首◎相册里的青春遗忘在岁月里的箱子,被偶然打开一堆堆报纸、杂志、日记和杂乱的回忆被一点点取出躲在箱底的青春,终于重见天日青春如此美好,而今仅剩下有限的几张,而且还变了味,泛了黄我的手开始哆嗦,心开始发慌思维开始在时空深处游弋我知道,那夹在相册里的青春,虽然可以被重新翻开,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已经逝去的青春从新开始啊!历史深处的青春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去翻动?我翻着

  • 199
  • 1
  • 0
  • 0
2009.03.21 23:48

“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9月份,由陕西某诗歌杂志主办的2007中国最佳诗集评选结果出炉,某官员诗人的诗集《以生命的名义》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此结果一出,全国各大媒体与此官员诗人所在地的媒体争相报道。一时间,好象该诗人就是该2007最优秀的诗人。(因主办方的主编和该官员诗人,都是本人的朋友,所以在此不便说出他们的名字,请谅解。)。 事实真的是这样么?该诗人的诗歌我看过很多,以我做诗歌编辑多年的选搞标准,我所读过的此官员诗人的诗歌,是断难达到发表水平。诚然,该官员的诗歌我没有每一篇都读过,也不可能每一篇都能读到。就是这些达不到发表水平的诗歌,经过高昂的经费包装,自费出版印刷出来的诗集,却被评为了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这家诗歌刊物真是别出心裁,为这个本来负面报道颇多的诗歌界没来由的又添上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 最差诗歌被评为最优秀的诗歌,难道评选方的评委是傻子么?非也。(如果是傻子,还不可能会闹这么大的笑话)他们可都是这个世界的“精英”,各个都精明无比。官员诗人的诗集被评为中国最佳诗集,其实说到,主办方认同的不是官员诗人的“作品”,他们看中的是官员诗人身后的权利和资源(他们的鉴赏水平即使查也差不到哪里,我想他们也和我一样照样对他们的作品嗤之以鼻,只是由于刊物生存和其他种种原因,才不得意这么做)。我把“中国最佳”的荣誉都给了你,你该怎么向我回报呢? 近些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在全国各地的各主流文学刊物遍地都是,用口水满天飞,一点都不为过。在文学低迷的今天,官员诗人、官员作家却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这实在是文学的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近几年,文学刊物的生存现状一直不容乐观,文学杂志要生存下去,杂志社的编辑要吃饭,必然要找到买单人。这正中了某些官员的口味,他们正需要这些去装点门面。所以。两方面一拍即和。文学的生存买单人找到了,官员诗人的门面被装点了,和乐而不为呢。这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效果。 可他们偏篇没考虑到读者的感受。高端的读者,在读到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在文学杂志和读者话语不对等的今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哑口无言,明知道是哑巴亏,可还是的吃,于是,他们最后也只能无奈的一笑了之。而对于普通的广大读者,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却危害无穷。 我不能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绝对不能写出好文章。但就他们的写作心态、写作初衷来看,他们写出来口水文章不奇怪,要是他们能写出好的作品,才会让人奇怪。我这样说,并不是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不会涌现出好诗人好作家。最起码这种可能性非常稀缺。确切的说,做了官之后才开始写作的所谓官员诗人、官员作家,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万分之一。而那些先是诗人、作家,后来成为官员的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例外(他们也大多在做了官之后,几乎不会再写出好作品) 大家知道,现在的文学界、诗歌界,早不再是一片虔诚的净土了。而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出现,更加剧了这种现象向更坏的方向堕落。

  • 2248
  • 11
  • 16
  • 0
2008.11.05 16:24

诗歌12首

李拜天诗歌12首◎侯车室不同的思想汇集在一起,就没有了思想空洞的更加空洞,羸弱的更加羸弱大量的噪音垒成的候车室,淹没在杂乱无章的欲望里,火车轰鸣蠢蠢欲动的炎热,挥舞着鞭子抽打着烈日汗水到处流淌,疲惫无处诉说背着行李乞讨的老人,腰杆与地面接近平行但永远无法接近真理。时间时快时慢此时快到了极点,与飞驰的列车正好相反并永远陌生,冷漠的如一场撕杀,更象一次游戏◎环城公园我不

  • 279
  • 2
  • 0
  • 0
2008.09.27 22:43

◎ 三月的原野

◎三月的原野三月的原野不是麦苗,就是油菜从山脚到山顶,悠然而生的敬畏,从大地深处冒出来,四处扩散最终占领了整个春天我静静地坐在寂寞的边缘,随日月一起飞快的转动。此时,我的孤单无法停下车轮飞转,一列火车撞倒陌生而我将继续保持沉默

  • 189
  • 3
  • 0
  • 0
2008.03.17 10:14

◎ 驶向春天的火车

春天来了,大地的心事就多了烦恼和野草就开始泛绿,越来越多,满山遍野都是即使乘着疾驰的列车,也难窥一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是漫长的,我无奈的浪费着珍贵的时光没有终点,没有起点,一望无际的旅途枯燥的如一节干树枝,一群又一群无家可归的人把火车拦下来,潮水般向我涌来,可是我意已决他们只好无奈地登上列车,陪我一起流浪

  • 91
  • 2
  • 0
  • 0
2008.03.11 09:19

骑车去天堂

骑车去天堂如果有天堂的话,我想一定离火葬场不远,那里的众灵刚刚脱离世俗的哭声、祈祷,生离死别急需一个简易场所收容。决不能象这个城市的东郊让刚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灵魂们,满大街捡废品度日。天堂其实很近骑车一会就到,即使步行,距离也不算遥远。给众生留一点幻想吧,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个夙愿了

  • 146
  • 5
  • 1
  • 0
2008.02.29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