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八首
2009-03-21 23:48:45
  • 0
  • 1
  • 0
  • 0

诗八首

◎ 相册里的青春


遗忘在岁月里的箱子,被偶然打开
一堆堆报纸、杂志、日记
和杂乱的回忆被一点点取出
躲在箱底的青春,终于重见天日
青春如此美好,而今 仅剩下
有限的几张,而且还变了味,泛了黄
我的手开始哆嗦,心开始发慌
思维开始在时空深处游弋
我知道,那夹在相册里的青春,
虽然可以被重新翻开,但无论如何
也无法让已经逝去的青春从新开始
啊!历史深处的青春
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去翻动?
我翻着相册,如同吃力地翻动日历
时光倒流,青春一页页在眼前摇晃
闪现,恍惚、最后消失

◎ 救命稻草

稻子成熟了,漫天遍野的黄色
让人眼花缭乱,究竟哪一棵才是那
绝望的救命稻草。只因那美丽的传说
大江南北每个秋天便会被谎言插满
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朴实的人们
勤勤恳恳耕作着晨钟暮鼓,扶犁向前
一次次痛苦翻开艰难的岁月,直至累弯了年龄
最后,累死在一望无际的黄土上
传说中的救命稻草仍混杂在荒草凄凄的谎言里
不肯现身。那些望着金灿灿的稻田
淹死在历史长河中的冤魂,至死都不会明白,他们
如此虔诚,最终怎么还是难逃被淹没的命运


◎ 人生


冬去春来,一切皆是烟云
循环往复中,秋风又黄了
黄的娴静恬淡,黄的脉络清晰
仿佛伸手可及,我在窗前
已端坐多年,自以为早已看破红尘,
其实,很多世事根本没懂。
往事纷纷,一切皆是表象
甚至连江山都是。人生
只不过是别人的一段插曲
醉生梦死,旁观者永远无法破译
回忆更加没有意义


◎书店

除了书店,我还能到哪?
钢筋水泥垒成的一座座阴谋,
矗立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正用冷漠的眼神注视着
城市的每一个十字路口
你无处可逃。冬天过去了,
紧接着是另一个冬天。躲进书店
其实不是我的初衷,即使这样
想在文字的山林中隐居,都希望渺茫
这一片杀气太重,那一片阴森恐怖
书店里的一切都以文字的形式
在现实和虚幻之间发号施令,
净土已被挤占,圣洁
只能在夹缝中继续艰难

◎红河谷

是谁把甘蔗种在了我的眼里,又把我推荐给
红河,起伏不定的南方,近在咫尺的远方
我身陷田园风光滋润的山村难以自拔
春天纠缠着冬天的尾巴,我无法脱身

红河谷沿着勐甸的田埂慢慢移动,整个季节
我都在阳光和疲惫之间徘徊,传说是最不可信的
尤其是没有源头的心事。北回归线的阳光
让我此时的思维汗淋淋的,我不知是清醒
还是迷糊,不由自主地游走在灵魂和肉体铺成的
山路,迷失在令人神往的红河谷

◎夜宿马龙河或勐甸


远山把月亮高高挂起,也把惆怅高高挂起
思念的月光从夜晚流过,马龙河从月光中流过
从别人的乡下流过,如同元月十五的小山村
无奈地讲述着这次不可言说的旅行。马龙河或勐甸
把我滞留在夜晚的山谷,夜幕宁静而恬淡
与世隔绝的农家是如此寂寞,偶尔经过的汽车
把夜色划开,灯光响过之后
夜晚复归平静,但此时的夜晚
已不是原来的夜晚
因为无法弥合的梦境
会永远失眠


◎ 从云南到四川


元江被傍晚拉上高速,经过甘庄、玉溪
昆明的宁静与嘈杂擦肩而过
青岗岭长坡,汽车考验着超载的季节
司机为寒冷的车轮装上防滑链
于是,水蒸汽被无休无止地温暖
结冰的路面得以继续前行,凌子口外
白雪皑皑,一天之内,我从夏天
来到冬天,又从冬天返回秋天
凌晨5点成都清清楚楚看到:
每死去一个诗人,世界上
就会增加一具尸体。


◎ 傍晚从石屏出发


那些白天前途未补,
那个傍晚,从石屏出发。那些在路边
不知黄了多少年的野花,继续黄着。
汽车在羊肠岭的长坡上轰鸣
命运,在傍晚8点的山路上爬行;我提着脑袋
随着傍晚一起颠簸。此时,我的心已悬在夜空
如幽灵的眼睛。那些被傍晚淹没的
深山黄叶,此时,正以死亡的方式
展现给世界最后的美丽——
深山愈显恐怖、荒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