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2008-11-05 16:24:27
  • 0
  • 11
  • 16
  • 0

“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9月份,由陕西某诗歌杂志主办的2007中国最佳诗集评选结果出炉,某官员诗人的诗集《以生命的名义》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此结果一出,全国各大媒体与此官员诗人所在地的媒体争相报道。一时间,好象该诗人就是该2007最优秀的诗人。(因主办方的主编和该官员诗人,都是本人的朋友,所以在此不便说出他们的名字,请谅解。)。

事实真的是这样么?该诗人的诗歌我看过很多,以我做诗歌编辑多年的选搞标准,我所读过的此官员诗人的诗歌,是断难达到发表水平。诚然,该官员的诗歌我没有每一篇都读过,也不可能每一篇都能读到。就是这些达不到发表水平的诗歌,经过高昂的经费包装,自费出版印刷出来的诗集,却被评为了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这家诗歌刊物真是别出心裁,为这个本来负面报道颇多的诗歌界没来由的又添上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

最差诗歌被评为最优秀的诗歌,难道评选方的评委是傻子么?非也。(如果是傻子,还不可能会闹这么大的笑话)他们可都是这个世界的“精英”,各个都精明无比。官员诗人的诗集被评为中国最佳诗集,其实说到,主办方认同的不是官员诗人的“作品”,他们看中的是官员诗人身后的权利和资源(他们的鉴赏水平即使查也差不到哪里,我想他们也和我一样照样对他们的作品嗤之以鼻,只是由于刊物生存和其他种种原因,才不得意这么做)。我把“中国最佳”的荣誉都给了你,你该怎么向我回报呢?

近些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在全国各地的各主流文学刊物遍地都是,用口水满天飞,一点都不为过。在文学低迷的今天,官员诗人、官员作家却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这实在是文学的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近几年,文学刊物的生存现状一直不容乐观,文学杂志要生存下去,杂志社的编辑要吃饭,必然要找到买单人。这正中了某些官员的口味,他们正需要这些去装点门面。所以。两方面一拍即和。文学的生存买单人找到了,官员诗人的门面被装点了,和乐而不为呢。这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效果。

可他们偏篇没考虑到读者的感受。高端的读者,在读到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在文学杂志和读者话语不对等的今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哑口无言,明知道是哑巴亏,可还是的吃,于是,他们最后也只能无奈的一笑了之。而对于普通的广大读者,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却危害无穷。

我不能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绝对不能写出好文章。但就他们的写作心态、写作初衷来看,他们写出来口水文章不奇怪,要是他们能写出好的作品,才会让人奇怪。我这样说,并不是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不会涌现出好诗人好作家。最起码这种可能性非常稀缺。确切的说,做了官之后才开始写作的所谓官员诗人、官员作家,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万分之一。而那些先是诗人、作家,后来成为官员的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例外(他们也大多在做了官之后,几乎不会再写出好作品)

大家知道,现在的文学界、诗歌界,早不再是一片虔诚的净土了。而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出现,更加剧了这种现象向更坏的方向堕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