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42)

◎ 2015年诗选

◎ 2015年诗选◎ 那一晚那一晚,抱着二胡的老人失明了,只好蹲在异乡的街头,拉生活,拉辛酸。那一晚来来往往的黑影趟乱了阿炳的忧伤那一晚很冷,催人泪下的音符没有听众。——多年以后我想起那一晚的更晚,我

  • 241
  • 0
  • 1
  • 0
2016.01.28 11:31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

急于成名的女人,炮制的美丽骗局有勇气有上进心的人是值得帮助的,基于这一点当一个名叫马嘉忆的女人在我博客上给我留言和发纸条让我帮她创作歌词时,我还是答应了。虽然做这些时,知道她急于成名(想成名没有错,只要你的做法不是做的就好),那时虽然对她一无所知,虽然我最近很忙,我还是答应并帮她写了做了。因为我一直按照“人之初,性本善”原则做事,就轻信了她的“甜言蜜语”,把她的肉麻的群发宣传广告误以为了在真诚寻

  • 100
  • 0
  • 1
  • 0
2010.01.15 11:23

诗八首

诗八首◎相册里的青春遗忘在岁月里的箱子,被偶然打开一堆堆报纸、杂志、日记和杂乱的回忆被一点点取出躲在箱底的青春,终于重见天日青春如此美好,而今仅剩下有限的几张,而且还变了味,泛了黄我的手开始哆嗦,心开始发慌思维开始在时空深处游弋我知道,那夹在相册里的青春,虽然可以被重新翻开,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已经逝去的青春从新开始啊!历史深处的青春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去翻动?我翻着

  • 199
  • 1
  • 0
  • 0
2009.03.21 23:48

“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官员”文学越繁荣 文坛越堕落 9月份,由陕西某诗歌杂志主办的2007中国最佳诗集评选结果出炉,某官员诗人的诗集《以生命的名义》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此结果一出,全国各大媒体与此官员诗人所在地的媒体争相报道。一时间,好象该诗人就是该2007最优秀的诗人。(因主办方的主编和该官员诗人,都是本人的朋友,所以在此不便说出他们的名字,请谅解。)。 事实真的是这样么?该诗人的诗歌我看过很多,以我做诗歌编辑多年的选搞标准,我所读过的此官员诗人的诗歌,是断难达到发表水平。诚然,该官员的诗歌我没有每一篇都读过,也不可能每一篇都能读到。就是这些达不到发表水平的诗歌,经过高昂的经费包装,自费出版印刷出来的诗集,却被评为了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集。这家诗歌刊物真是别出心裁,为这个本来负面报道颇多的诗歌界没来由的又添上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 最差诗歌被评为最优秀的诗歌,难道评选方的评委是傻子么?非也。(如果是傻子,还不可能会闹这么大的笑话)他们可都是这个世界的“精英”,各个都精明无比。官员诗人的诗集被评为中国最佳诗集,其实说到,主办方认同的不是官员诗人的“作品”,他们看中的是官员诗人身后的权利和资源(他们的鉴赏水平即使查也差不到哪里,我想他们也和我一样照样对他们的作品嗤之以鼻,只是由于刊物生存和其他种种原因,才不得意这么做)。我把“中国最佳”的荣誉都给了你,你该怎么向我回报呢? 近些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在全国各地的各主流文学刊物遍地都是,用口水满天飞,一点都不为过。在文学低迷的今天,官员诗人、官员作家却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这实在是文学的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近几年,文学刊物的生存现状一直不容乐观,文学杂志要生存下去,杂志社的编辑要吃饭,必然要找到买单人。这正中了某些官员的口味,他们正需要这些去装点门面。所以。两方面一拍即和。文学的生存买单人找到了,官员诗人的门面被装点了,和乐而不为呢。这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效果。 可他们偏篇没考虑到读者的感受。高端的读者,在读到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在文学杂志和读者话语不对等的今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哑口无言,明知道是哑巴亏,可还是的吃,于是,他们最后也只能无奈的一笑了之。而对于普通的广大读者,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口水文章,却危害无穷。 我不能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绝对不能写出好文章。但就他们的写作心态、写作初衷来看,他们写出来口水文章不奇怪,要是他们能写出好的作品,才会让人奇怪。我这样说,并不是说官员诗人、官员作家不会涌现出好诗人好作家。最起码这种可能性非常稀缺。确切的说,做了官之后才开始写作的所谓官员诗人、官员作家,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万分之一。而那些先是诗人、作家,后来成为官员的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例外(他们也大多在做了官之后,几乎不会再写出好作品) 大家知道,现在的文学界、诗歌界,早不再是一片虔诚的净土了。而官员诗人、官员作家的出现,更加剧了这种现象向更坏的方向堕落。

  • 2247
  • 11
  • 16
  • 0
2008.11.05 16:24

◎ 三月的原野

◎三月的原野三月的原野不是麦苗,就是油菜从山脚到山顶,悠然而生的敬畏,从大地深处冒出来,四处扩散最终占领了整个春天我静静地坐在寂寞的边缘,随日月一起飞快的转动。此时,我的孤单无法停下车轮飞转,一列火车撞倒陌生而我将继续保持沉默

  • 189
  • 3
  • 0
  • 0
2008.03.17 10:14

大地的尽头

当漂泊不可避免,双眼注定忧伤一群群孤赝从远方飞来,也无法改变这里将成为远方的事实。我知道,时间会让模糊的渐渐演变成陌生的。关于这些,即使想一想都觉得可怕。而眼下,乌云密布,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烟,心情的骨灰遗落一地,我看不到大地的尽头?这里的春天,一草一木,还是那么熟悉而我将弃它们而去。原谅我吧!连上帝都知道: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相识真的不是为了离别。主啊!保佑我吧虽然我知道,你会左

  • 129
  • 5
  • 0
  • 0
2008.02.27 21:00

过眼烟云

过眼烟云掏出火机,点燃今天一支又一支。夜晚的灰烬凌乱的倒在地板上,横七竖八如一群醉汉,找不到回家的路最后,迷失在乱坟岗的忧伤里夜色和灰色已经无法区分,时间已经死去明天是否会从今天里无奈的爬出?接下来,一包烟的命运生死未卜,安详地躺在噩梦的一角,等待明天颤巍巍地打开

  • 85
  • 3
  • 0
  • 0
2008.02.23 14:12

夜晚淹没的乡村

夜晚淹没的乡村三三两两,磷火含蓄的在田野闪烁守护着支离破碎的麦田,恐怖的黑漆遍乡村,竹林、油菜、果树……远处传来无声的喊叫,巧遇借宿于此的过客我伸出双手,却无力挽救身陷夜晚的生灵,细雨从天空悄悄降落,经过我的眼睛然后打湿我的心,短暂的失态遭到夜晚的掩饰,站在楼顶的朋友没有发现那无法愈合的裂痕,最后我说:“我要远走他乡”

  • 73
  • 2
  • 0
  • 0
2008.02.17 19:55

◎ 新年的钟声

◎新年的钟声古代被无数次敲响,千古风流人物不断诞生或死亡,无声的钟声在历史深处发出警报,改朝换代成为苦难和沉重的导火索在历法中反复上演,延续至今疲倦已毫无意义。只要碎片可以破镜重圆新年的钟声就会准时敲岁午夜,爆竹响起吓得所有守岁人夺门而出,踩得声音发出光来喜庆横空出世,照亮春节和大地。城市和乡村连成一片,幸福和激动如一对同胞兄弟,已紧紧抱在一起

  • 97
  • 2
  • 1
  • 0
2008.02.08 12:28

新作两首

◎二月一日登夜晚,观独山沿着崎岖的命运,登上夜晚的山顶,你将不再孤独。我站在黑夜的左边,你站在我的右边你推开昨日的窗子,我推开今天的夜色,左手揽着星光,右臂抱着爱情。心中的石头顷刻间化为南阳玉,珍贵得无需打磨,就可顷国倾城命中注定我们将厮守百年,就如腊月降临独山,不是因为孤单而是因为幸福。冬天的性格,不全是清高和孤傲。此时,你温柔的一面独一无二,不需阅读我已全部理解。

  • 74
  • 2
  • 0
  • 0
2008.02.06 11:35